今天,北京市道路交通安全展结束了两天的预展,正式拉开帷幕,展览将持续到8月28日。在交通事故展厅内,每一件展品的背后都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。预展中,一幅硕大的海报曾吸引了众多参观者的注意:暗黑的背景之中,一双本属于美丽少女的修长玉腿伤痕累累,左腿膝盖下约20厘米下的部位被全部截去。就在这幅画面的背后,一个家庭至今仍走在崩溃边缘,一个刚踏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人生轨迹被骤然改变。
  新闻过去时
    京沈高速路翻车幸存者中伤情最重
  2004年3月15日,一辆载有44人的金龙大客车从北京出发前往沈阳。当车辆行驶到京沈高速公路37公里处时,一名姓董的男子称要上厕所,要求司机停车。遭拒绝后,突然抢夺方向盘,造成车辆翻进路旁约10米的深沟。事故中,3名乘客当场死亡,41人受伤。
  陈霞(化名)是这41名伤员中伤势最重的一位。两年半之后,当年的一幕幕在她的眼前仍然像在昨天:“出事的时候我睡着了。先是听见有人喊了一声,接着汽车就像翻滚过山车一样连翻几个跟斗。等我清醒过来,眼前黑乎乎的,两条腿全被压着,肩膀上还踩着一只别人的脚。”刹那的沉寂之后,喊声、哭声、呼救声顿时响成一片。这时,一股极大的恐惧涌了上来:翻车了。
  最初的混乱中,能活动的人拼命觅路逃生。陈霞试了几试,身体一动不动,左腿撕裂般疼痛。本能地伸手到周围乱摸,结果却摸到了一瓶矿泉水,陈霞赶紧拧开盖,觉得腿上疼痛难忍的时候就喝上几口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警察、消防队、医生陆续赶到,救援人员冒险聚到陈霞身边设法营救。砸在陈霞身上的是车的底盘。撬棍、绳索等能用的办法依次试过,却没一样管用。由于汽车油箱漏油,用电锯锯开底盘的办法被否定。就在众人束手无策的时候,外面传来一声命令:“要用吊车了,能活动的人立即撤离。”刚看到一点希望的陈霞眼睁睁看着周围的人撤出,又一次巨大的恐惧像大块黑云般笼罩过来。
  不幸中的万幸,大客车被吊起的过程中,陈霞感觉腿上的压力越来越小。她赶紧拼尽最后的力量,挣扎着向窗口方向爬去。刚刚出现在窗口,等在外面的警察和医生一同抓住她,将她拖了出来。直到被送上救护车,陈霞才意识到,自己的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疼了,而且左腿“丁零当啷”的,一点不听使唤。
  新闻现在时
    法院判赔40万赔偿款
  2006年8月11日,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:被告沈阳某客运公司向原告陈霞赔偿人民币406046.2元。至此,在两年中卖掉了房子,欠下无数债务,几乎陷入绝望的一家终于看到了朦胧的转机。然而,截至记者发稿,赔偿款并未到位,陈霞一家仍在为今后更换假肢的费用发愁。
  “你的腿保不住了,必须要截肢,否则,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999急救中心,医生在仔细研究了陈霞的X光片之后,万分遗憾地对她说。片刻的沉默过后,“那就做吧。”当医生开始向她读手术合同书时,陈霞打断了医生:“反正都得做,别念了,我自己签字。”回想起当年自己的决定,陈霞并没有丝毫的后悔:“我只有活下去,才能对得起生我养我的妈妈。”
  氧气面罩扣到头上,天地一片混沌。当陈霞再次睁开眼睛,已经身处ICU重症监护室。次日一早,护士拿来了一张纸条。“霞,妈妈在外面陪你,别害怕。你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,你能活下来,妈妈就很知足了。”熟悉的笔迹来自自己的母亲,从受伤、获救、到签字、截肢,一直没有流一滴泪的陈霞顿时痛哭失声。一旁的护士赶紧过来安慰,手上还拿着纸和笔:“你也可以给妈妈写点东西。”几乎同时,陈霞的男友也已赶到北京,一封封写满思念的短信被送进了病房。此后两天中,三人相隔不足10米,却因治疗需要始终不能见面,只有用前后30多张纸条传递思念。
  记者手记
  今天早晨,读到当日陈霞与母亲、男友写下的短信,屡屡自称“铁石心肠”的记者也不禁唏嘘不已。一份原本堪称完美的爱情只因一个“想上厕所”的狂徒就被彻底击碎。见到女儿毕业,原本已经“熬出头”的母亲只能再次独自扛起生活的重担。在交通安全展上,类似的悲剧无可胜数。如果当初多一点耐心,多一点对规则的敬重,许许多多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。但是,又有谁能让你重回当初,重新有个“如果”的机会?
  新闻将来时
    断腿女孩重新“上路”
  昨天下午,记者再次与陈霞一家取得了联系。陈霞的母亲告诉记者,目前她正在补习班学习,由于断腿处肌肉萎缩,两年前装上的假肢已经几乎戴不住了,走不出多远腿上就会被磨出血痕。为了少走几步路,现在陈霞住在离学校不远的亲戚家。法律系毕业的她正准备在9月份参加律师资格考试。如果能够如愿,她很可能成功地走出阴影。在生活被中断了两年之后,陈霞正试图重新迈上起点。
  转入了普通病房,陈霞一度让病友们在惋惜之余为她欣慰:出事后,男友没日没夜在病床前守护,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。作为大学时的同学,两人交往已久,知根知底,感情融洽。从春到夏,男友几乎没回过几次辽宁。由于陈霞父母早已离异,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母女二人也早已将他视做了主心骨。病友们也曾表示,对残疾了的女友仍然不离不弃,这个小伙子在如今物欲横流的年代简直如童话一般。
  可童话故事都会有个结尾。受伤半年后,陈霞的下肢还要做第二次手术。手术成功了,男友回到辽宁,这一去却再也没见回来。先前还有几个电话,慢慢联系越来越少,最终音信全无。“我们听说是他的父母拦着,不让他再来北京。那么坚强的小霞偷着哭了几次,她知道自己的情况,也就没再给他打电话。心里酸,但是我们也能理解人家。”电话那一端,陈霞母亲已经开始痛哭失声。 [我要评论] 来源:北京晚报

日期:2013-8-8 阅读:1825次